<tr id="8myuk"><div id="8myuk"></div></tr>
<rt id="8myuk"><small id="8myu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8myuk"></rt>
您现在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>> 文化 >> 百花台
故纸
发布日期 : 2019-03-11 10:51:20 文章来源 : 潮州日报

  □ 李小米

  老王是我们这个城市里一个70?#27492;?#30340;老头儿,人很普通,衣着大多深色发旧,眉骨凸起,有几根眉毛誓不罢休地窜出来向外生长显得特长,头发花白,远远望去如撒满了霜。

  老王在城市里有一旧书屋,2万多册藏书是他大半辈子藏购的久远年代的各类书籍。在媒体记者的报?#20048;校?#32769;王的书屋是一个旧时光陈列馆。让我们去看看老王的书屋里?#34892;?#21861;,民国年代的教本,抗战时期的报纸,中国古代小说,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版的世界名著,某个老先生自费出版的古体诗词集,一个退休老奶奶戴着老花镜用毛笔誊写的家谱,一本发黄的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被摩挲得起皱卷边……

  老王而今在书屋里低价出售这些旧书,有各路淘书者挑挑拣拣的购买,也有城市里的民工,东张西望中来到老王屋子里,靠在堆满旧书的墙边简单打个盹。?#24247;?#28120;书者离去,老王就要目送着他们消失在视野尽头,老王感叹说,他在这里等着?#24615;等?#30340;光顾,为的是让书的寿命,在他们那里能够更长一些。

  老王的书屋,这样一个在故纸堆里顽强生长寂寞蔓延的角落,是城市里的一块寂静绿洲。偶尔凝望一眼,会有一层薄薄青苔?#22478;?#35206;盖灵魂的温润。

  前不久,我去一家档案馆,看到了几张民国时期的老报纸。掀开报纸,粉尘呛鼻,故纸味扑面而来。纸张已泛黄,变得薄脆,但印刷的字体尚清晰。那报纸的刊名,是孙中山先生题写的。望着那敦厚字体,孙先生的音容笑貌,栩栩如生浮现眼前。

  在那些民国时代上海出版的报刊上,我看到了宏大叙事,?#28909;?#25937;国的硝烟,热血青年上街抗议的声浪。也有市井老墙下,鸡飞狗跳油烟滚滚热气腾腾的生活,在文字里被描述得活灵活现:某条马路上昨天出?#32440;?#21290;,鸡瘟来袭,乡下王老五用土枪打死一头伤人的野猪,一对鸽子为亡人守灵……还有名目繁多的广告:置业声明,布匹、咖啡厅、麻风药丸、航空机?#34180;?#40831;科,电影预告。在一本上世纪三十年代出版的杂?#26087;希?#36824;有一对新人醒目的婚庆广告,新?#23578;章恚?#26032;娘姓朱,竖排的繁体字,千里姻缘,天作之合,施先生、许先生、黄先生、姚先生同贺,想来是这四位好友出的广告费。在发黄的老报纸上,我甚?#21015;?#21040;了当年上海滩上喜宴的气息。

  这些老报纸,还让我耳旁隐约传来当年那些?#23490;?#22312;大街上的报童们稚嫩而恳求的声音:“先生,本埠特大新闻,买一份吧,买一份吧!”那些长衣长衫或西?#26696;?#23653;绅士派头十足的先生,回过头来,施舍一般抛下钞?#20445;?#20080;下一份报纸,坐着黄包车扬长而去。小时候,我在县城电影院看一部老电影,一个叫做三毛的流浪孩子,在街?#26041;新?#25253;纸。一个穿旗袍的女子,爱怜地摸着三毛光溜溜的头,那个慈眉善目的女子,买下了三毛手头全部的报纸,还多给了他几张钞?#34180;?#19977;毛仰着头望天,呆呆的不说话,不知道是感动来得太突然,?#25925;?#19981;知道说什么才好。在流浪求一口饭吃的途中,?#24515;?#20040;多的人世炎凉,让这个幼童独自扛着。

  我在城里的忘年交郑先生,是一个收藏旧书旧报的人。郑先生在城里先后搬了几次家,每一次,屋里收藏的书报,都成为他首先要搬运的宝贝。我去他宅上拜访,满满一屋旧书老报,感觉一股股浓烈的旧时光味道扑鼻而来。

  一张安卧在郑先生老宅里的老报纸上,我看到了一张老照片,一个穿西装的男子,目光深沉,正在海船上看一张报纸。那就是郑先生的爷爷,在滚滚潮声中从新加坡回国了,因为他看到发行到新加坡的华文报纸上,有救国的呼声响入云霄。

  我陪同一位老者去城郊外一处?#25472;?#30340;院子,那是上世纪四十年代一家著名报纸的报馆,一些当年如雷贯耳的人,就在那里进进出出。那?#20445;?#25253;社还被称为报馆。?#19978;В?#38500;了几面斑驳的土墙,啥也没有了。留下的,只有我对当年老报纸的一点想象:灯火摇曳,报人们彻夜不眠,如接生婆守候初生婴儿的到来,当他们凝视着一沓?#25104;?#21457;着油墨香气的报纸,晨曦擦亮了天幕,他们疲惫的面容,也被?#24067;?#29031;亮。当年报纸,成为一份留存历史的草稿,在那些故纸里,也有着一些人沉重的呼吸声穿?#25945;?#36834;时光而来,均匀地响起在怀旧者的耳畔。

  故纸,从岁月的封面上缓?#21644;?#19979;,却在看不见的封底,成为永远的怀念。


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,严禁转载。 承办单位: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68-2289965 举报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电话:86-768-2289965 传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
版权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
粤ICP备13030909-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:4451013011048
宁夏十一选五彩票控
<tr id="8myuk"><div id="8myuk"></div></tr>
<rt id="8myuk"><small id="8myu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8myuk"></rt>
<tr id="8myuk"><div id="8myuk"></div></tr>
<rt id="8myuk"><small id="8myu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8myuk"></rt>
梦幻千炮捕鱼刷金币 重庆时时彩交流微信群 黑龙江时时正规吗 AG3D打鱼 上海十一选5走势图 街机森林舞会单机版 重庆时时分析软件计划 单机版小猫变身水果机 找超级大乐透带线走势图 av女优谁最漂亮